干布的藏刀

藏族人一般喜欢带刀,特别是牧民、康巴人都腰佩长、短刀,有的人腰侧佩一长刀,腰间插一小刀,刀成了藏族人民的信物。牧民用长刀,以自卫防兽;农民和林区人民,用长劈荆斩棘、开垦荒地;也有用刀砍柴劈柴,修整果林。长刀在藏族人民手里用途是十分广泛的。短刀也是牧民必备之物,它可用于宰杀牲口、剥牛羊皮、切肉、切菜等。短刀和小刀,既是藏族人的生活用品,又是装饰品,故此必备。

藏区生产藏刀地方甚多,拉萨、拉孜、当雄、丁青、易贡以及甘孜白玉生产的藏刀,都很有名。这些地方的藏刀、刀刃如霜;刀把用骨、木包裹,并镶上黄铜、白银;刀鞘刻着龙、凤虎、狮和花卉等图案,有的图案上,还点缀着宝石、玛瑙等贵重物品,将人们心爱的藏刀打扮得精美别致。

我的屋里挂着一把藏刀,我的心里住着一个藏族人,已经很久很久了。

第一次看见这个藏族人是在长沙,那天的大场景是一个黄昏,天空格外晴朗,红红的太阳被建筑物挡住了,红霞满天地映看。

我还记得那条街叫南门口,我要去会面的朋友是一个叫邓力君的男人,一个个头不高的男人。就在我顺着门牌号往巷子里找寻的时候,一场纠纷发生了。一个身着红袍的藏族人被几个当地人纠缠,藏族人要走,但一个穿着黄外套的当地人却拉着他的衣袖,不让走,并叫着要将这个藏族人带到派出所。

突然,藏族人拔出刀高高挥起,“你把我放开,你不放开,我就砍了!”从他嘴里吼出了不标准的汉话,那声音就像他的身材一样高大宏伟,红袍裹着的他就像一尊发怒的铜像。藏刀原来就藏在宽大的红袍里。周围的人都被这突然的举动惊住了,黄衣人也楞了,只见他退后几步,在藏族人的怒视下松了手。

我注意到这个藏族人是个红脸大汉。

3天后,我准备离开长沙。没料到,竟在火车上又遇上了这个红脸的藏族人。他的座位正好在我对面。我认出了他,并与他交谈。他拿出白酒,我拿出了豆干、花生米,还随即买了只叫化鸡,朋友就这样交上了。红脸藏族人告诉我他的名字叫干布。干布的酒量很大,一瓶1斤装的酒,差不多他喝有7、8两吧。

我隐约看见他的红袍里别着的那把藏刀。

干布很淳朴,他不停地与同车厢旅客说笑。一会几把燃着的香烟插在睡着的人嘴上,一会儿又很随意地向别人借随身听。干布还在车厢里跳舞,唱歌。实在累了,他就会坐下来歇歇,向车厢里的乘客借水喝,然后再还回去。

干布不知道汉族人坐车旅行都很沉闷,不与陌生人说话,而旦也不会向陌生人借矿泉水。干布说,这是他是第一次离开西藏。他的家乡在西藏日喀则地区拉孜县孜龙村,那个地方盛产藏刀。5个小时的旅程中,我结识了红脸的,淳朴的藏族朋友——干布。车到武汉时,我同他告别,于布说他不会写,也不认得汉字,但让我一定要到孜龙去找他。干布让我给他买了两瓶酒,两盒烟,然后,他从红袍里拔出了藏刀,执意送给了我。

这把藏刀,手工雕刻的花纹,坚韧的钢板材质,很是精致!我请教过懂藏刀的行家。他说,这种藏刀产自西藏拉孜县,最大的特点就是用来制刀的钢质非常好。从前,在西藏,打铁的人被视为最下等的人,喝酒都要有自己的杯子,不能象别人那样,十几个人在一个杯子里畅饮。但现在不同了,他们因为会制作藏刀而得到尊敬,并因此变得很富有。我所认识的干布就是一个会作藏刀的富有的人。

今晚,我望着这把藏刀,把刀从鞘拔出来,挥起。今年夏天,我要到孜龙去,去找我的唯一的藏族朋友——干布。

干布,我的好汉。你今晚在哪里大口喝酒、大声唱歌?


本站文章,转载请注明:转载自『藏刀』

本文链接地址干布的藏刀  http://www.zangdao.cc/750.html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藏刀故事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