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刀之一,藏刀不是用来暴力的!

原标题:《西藏文明的精湛化身:藏刀》

作者:东朝·索朗顿珠

西藏,用她举世闻名的神秘感迷惑着众生。

藏刀,却是充满魅力的西藏文明卸下神秘之后的精湛化身。

藏刀的另一个别称是“折勒干布”,来自一则富有传奇色彩的民间故事:遥远的年代,西藏牧民都随身佩戴藏刀,可是万恶的庄园主为了巩固权力,防止叛乱和恐怖活动,遂下令辖区牧人上缴刀具,如有违令立斩不赦。终日游手好闲的折勒干布为了维护刀具自由法案,组织民兵与当局对抗,邪恶的庄园主经过周密的部署,一举歼灭了折勒干布游兵散勇的起义军。从此,丧失了拥有刀具合法权利的牧民,给藏刀命名为“折勒干布”,以此纪念流血牺牲的英雄。所以,所谓的民族英雄在他的时代差不多就是流氓头子之类的人物。

藏刀因地域而划分几大版块:

易贡波治加玛藏刀、拉孜孜龙藏刀、康巴白玉藏刀、青海玉树安冲藏刀;这几大版块之外,另有错那卡达藏刀、工布江达工布藏刀、林周旁多藏刀、谢通门藏刀、察隅登人藏刀、尼泊尔锡金藏刀。

拉孜藏刀

每区都有祖传工艺,祖上铁匠在旧西藏是受歧视的:

“在旧社会统治阶级为巩固本系的权势,为压迫和剥削工人阶级,利用外来的一些等级观念,制定了人分上中下三等九级的丑恶律典。把铁匠称之为“噶尔瓦”,锻打红铁的工人阶级称之为“噶尔钦”(意思为大铁匠),并捏造了铁匠是黑骨头等新概念,以此来歧视和贬低五金匠人。特别是统治阶级利用藏族人民从古就信奉藏传佛教和崇拜喇嘛的弱点,他们把外来的人分等级的丑陋习俗慌称是藏传佛教中发展而来,以此欺骗藏族人民。封建农奴主对藏族人民不负责任地利用外来人分等级的观念,并广泛传播歧视“铁匠”的做法令人感到羞愧。其实,把“铁匠”视为贱民和“黑骨系”无历史根据和传统根源。”(《试论西藏“铁匠”社会地位》作者: 嘎玛赤列)

早在八十年改革开放之前,西藏的铁匠也仅以铸造农具为生,农牧区对藏刀的要求远低于解放前,但是铁匠本身是五金匠人,寺庙的各等金属工艺装饰性需求市场从未衰减,因此,他们的手艺并未受到断代威胁的影响。改革开放之后,西藏的旅游市场也逐渐开放,旅游市场的藏刀需求忽然猛增,对于当时的铁匠而言,他们的家庭作坊除了满足当地藏族的需要,外来的市场订单,基本上是很难做到了。九十年代初,云南大理的白族银匠在藏区辗转,最终在拉萨形成产业的盘踞之势,自发地组成了打银打铜一条街,原本西藏银制铜制各种首饰及日用品居高不下的手工加工费,受到云南白族的冲击之后,下落到一个普罗大众的市场价,导致很多三流藏族工匠被淘汰出局,剩下技艺特别精湛的藏族工匠转向以上层订单为主。

这个阶段,西藏的藏刀市场迅速出现一股洪流:旅游工艺刀。

西藏旅游工艺刀正是在这个时代背景之下诞生的产物,既满足了远道而来的游客的猎奇,又创造了很多白族工匠致富传奇的故事。他们以联合作坊分工合作的方式,打造出了旅游工艺刀批量生产线,这种刀从设计、选料、压模、锤揲、雕刻、组装、成品,实现了富有中国特色的家庭作坊联营承包制的特色,每个环节都能控制质量和责任,有点类似房地产的包工头。拉萨各个旅游商城,八廓街上充斥着花里胡哨的“藏刀”,专门向游客兜售。这种旅游工艺刀在整个西藏旅游市场的进化过程里也在不断地自我升级,起初的粗制滥造,随着市场的挑剔,一些聪明的白族工匠们也购置老藏刀或为藏族修复老藏刀的过程里研究老藏刀的样式,

并加以复制,成为旅游工艺刀制作大军中的佼佼者。再后来,他们开始购置中国传统刀剑的图书,网上寻找资料,汇合之后,根据一线商家的情报,制作各种卖相极佳的产品。越往后,他们对款式的敏感到了每年开发多达十个款式来赶超同业的不断山寨以适应旅游市场的饥不择食。单就现状来说,西藏的旅游工艺刀市场超过百分之八十由云南大理的白族工匠牢牢控制,藏族工匠实际市场占有额度大概在20%左右。事实上,随着时间的推移,国人经济水平的提高,人们对于手工艺的认识和要求也在不断提高。更多的人愿意花更多的钱去购买正宗的由藏族刀匠制作的藏刀,而不是旅游市场价廉物次的旅游工艺刀。

藏族刀匠制作的藏刀正在不断地吞噬这个被白族刀匠培养起来的旅游藏刀市场。原因之一就是:他们制作的藏刀拥有无以取代的家族铁匠传承身份的历史,甚至有些被评为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仿佛加冕的个人品牌持有者,刀价顺势水涨船高。比较有代表性的人物就是拉孜孜龙藏刀传承人次旦旺加,尽管他已经退休,然而作为孜龙藏刀之父的殊荣,使他的两个儿子子承父业之后,短短几年内迅速晋升为村里的首富。遗憾的是,他们并不喜欢将这一发家致富的手艺传给村里其它的年轻人,以至于那些无所事事的年轻人只能背井离乡外出打工。而云南白族在手艺传播这一块十分的慷慨,带徒弟是他们盛行的一种工作观。龙泉宝剑的成功并非是某个家族或某个字号的鹤立鸡群,而是整体的刀剑作坊带给地方的刀剑文化围筑起来的市场名声,成为中国称霸一方的刀剑产业。云南德宏州的户撒刀和甘肃积石山的保安刀以及新疆英吉沙小刀都在朝着这个趋势发展,构建起了稳固的市场竞争力,同时带来了同富的竞争格局。

日喀则拉孜县已经进驻了多家云南大理白族开设的银器店,并设有藏刀专柜。而实际上,拉孜县藏刀合作社交由当地一家藏刀经销商运营,其所售的藏刀仍然以旅游工艺刀为主,大抵和云南香格里拉的旅游工艺刀市场模式极其相似。今天,藏区各个旅游景点兜售的旅游工艺刀上都可能刻有“拉孜藏刀”,这一地理性专属商标因为西藏媒体的无知所带来的市场导向,使得拉孜藏刀成为了藏刀的代名词,而次旦旺加的孜龙藏刀则成了拉孜藏刀的代名词。藏区其它版块的藏刀因为传播的局限,并未受到旅游市场太大的重视,除了易贡波治加玛藏刀本身的强势品牌效应。

易贡波治加玛藏刀工艺历史悠久,迄今为止已有近400年的历史。易贡以外,其它地区都无法铸造,因波治加玛藏刀所用的原料是从当地山上开采的三种铁——“易贡妞日铁”、“帕根森布铁”、“工布扎松铁”组合起来才能打造成。易贡波治加玛藏刀尤以“彩虹纹”知名,其折叠锻造打制的流水纹是西藏冷兵器的巅峰代表,明末清初,该技术已在西藏广为流传,现藏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几款古制藏刀均为流水纹折叠锻打。其中“江错古巴”(花纹被称作易贡湖里的哈达)已成绝艺。

易贡波治加玛藏刀分为皮鞘皮柄和木鞘木柄两种类型:

皮鞘皮柄一般为羊皮包鞘、牛皮绳缠鞘、珍珠鱼皮包柄,制作粗犷质朴,是藏刀中少见的直刀类型,长度一般在50CM以上,长的甚至达120CM。

藏刀VIP贵宾官网

木鞘木柄通常是易贡原始森林采伐的一种珍稀原木(同上)直接作鞘、作柄,外边不饰以任何装具,给人返璞归真之感,因其木质如影木一般有层叠纹,玩赏久了之后,外表会呈现文玩核桃一样的细腻光润,长度在15CM~50CM之间,深得藏友喜爱。

易贡波治加玛藏刀曾为波密王朝时期的战刀,多是上层贵族军官的佩刀,后成为噶厦政府时期军官的统配藏刀。有一种类似蒙古刀的弯刀类型,分长短两种,也是近些年被顶级手工刀具藏家争相收藏的。由于易贡波治加玛藏刀的著名(波治加玛已是注册商标),市面上已经出现仿冒伪劣,购藏的刀友要格外谨慎。


本站文章,转载请注明:转载自『藏刀』

本文链接地址世界名刀之一,藏刀不是用来暴力的!  http://www.zangdao.cc/1399.html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藏刀资料, 西藏民艺.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